一只吃胡萝卜的猫

【一】

“就是这里吗?”

零微微皱起眉头环顾一圈又抬手让希露瓦更好的探查四周的情况。此刻他正处于一个废弃工地的角落,未完的墙壁裸露着砖块边角的缝隙间杂草扎缝儿生长成丛,被遗忘的铁桶附上了青苔而铁锈使其变得斑驳脆弱,破碎的纸张在他脚边打了几转儿最后随风堆到另一个角落。他捕捉着一切细微的声响,就像弦上的弓箭,他的精神紧绷着试图寻找这里的一切异常之处。如果可以,他绝不会愿意在这种地方度过一个夜晚,但对于希望的迫切追寻使得他格外需要这个机会来,即使这么做只有几成把拼上一把。一个女声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打破了这令人心颤的沉静“就是这里,附近没有霍拉和邪气的集合。Zero,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他收回手看着手背上的魔道轮敛了方才的表情,仿佛拨弄了弓弦又收箭回桶,他放松了下来耸了耸眉毛反而勾了嘴角带上笑意。“啊--毕竟已经完成了承诺,当然要把那家伙抓回来履行他的职责。那么---”

零在一个夜晚突然到访冴岛家老宅帮助雷牙完成修行又在一个同样的夜晚轻巧的翻过窗子离开悄无声息掠入黑夜。他总是有着自己的计划,而现在既然完成了承诺也将踏上早先所决定的旅程。摩托车轰鸣着带着这个黑色的身影走过许多地方,而他最终得到了一个想要的答案。

早些时候,零摘下自己的头盔挂在把手上半倚在后面的栏杆上享受着最后的清闲时光,揉搓着手里的羊皮纸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可用的线索。'在满月也是力量最强的时刻,时空曾经的裂痕会变得最为薄弱,如果能避开其中时间流的干扰,心中最坚定的想着一个地方就有机会到达。'雷欧翻阅古集埋头于书海最终将一切能找到的资料以特殊的方式记录于这个纸条塞到他手里又将一张符咒别进他的口袋时这样对他说。

圆月当空月色正美,银白色的光从空中撒下笼上了一层冷清的色彩。零此时正坐在石阶上身子前倾双臂随意地搭上膝盖。他在等待。他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却不清楚会以何种形式呈现。“为什么不带上雷欧”希露瓦在良久的沉默后开口,她能感受到力量的汇聚也知道时间快到了。“这种热闹不适合我,而且我也需要有人将我们拉回来。”零抬起一条手臂看着跟了他多年的魔道轮的同时另只手撑地站起。他能看出雷欧眼里的坚定和仿佛白纸黑字般写出来全部浮现在脸上的担心,不可否认雷欧是一个强大的力量但不知为何他更希望独自一人承担这份未知的危险。
“Zero!”“嗯。”
忽的光像是受了指令般的扭曲涌动像一处灌汇,大块的阴影连接成片而光的凝聚形成了一条细长的裂缝。奇异的光彩在那裂缝被真正撕扯开来是涌现像藤蔓般拉扯着附近的一切纳入其中。零反手握住双剑翻转手腕的同时起步向前,剑刃在黑暗中划出两道闪耀的印痕,银色的盔甲撞破空间的束缚追随着他的身形。银色的闪耀冲击着那光彩争夺着融合着最终被吞没其中一切重归平静。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