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吃胡萝卜的猫

【Malec】梦境幻影

火光忽的凭空腾起出现在笛形香槟杯的上方,光的余韵将杯中透明的液体染上了一层别样的色彩。Magnus活动手腕带动着酒杯轻轻晃了晃,他将目光投向那团火焰又移回到杯中液体的表面紧接着他举杯饮了一口,他表现得仿佛它无关紧要就像这只是只夏天偶尔窜过纱窗的果蝇般平常。他的身体依旧放松地向后靠在沙发柔软的靠背上翘着一条腿,皮鞋的尖端在光线下反光发亮,他细长的手指正摩挲着酒杯光滑的表面。火光渐渐微弱渐趋于无随之出现的是传递信件的稿纸,一行略显潦草的钢笔字迹呈其上。他将酒杯从嘴边移开抬眼看上这纸页,他见过这字迹也知道它来自哪里但是真正让他燃起他兴趣的是别的什么东西。他微微皱起眉头用指尖夹过那纸张,难得的向前欠身开始查看,他的目光确认般的快速略过纸张上的每个字眼最终他的目光留驻在了某个名字上。他收拢手指后另只手打了个响指纸团便像它到来般毫无征兆的消失在另一团从他掌心迸发出蓝色的光芒里。他早已停下了手指上摩挲酒杯的动作,现在他起身放下了酒杯视线聚在门口却仿佛看向更远的地方。他在思考或者说回想,他最终成功回想起来了又或者那景像一直在他脑海里从未散去。那是一双蓝色的眸子,有着不同于年龄的深邃却澄澈真诚,他对他的主人有着简短而准确的评价---一个漂亮的男孩。
Isabelle此刻正守在Alec身边,他的哥哥在不久前对抗恶魔的一次行动中深受重伤昏迷不醒。这位坚强的姑娘此刻意识到自己从未像佯装出的那般坚强,她的眼角泛着泪光勉强着拉扯着嘴角说出宽慰的话语,她无法冷静却必须冷静。她希望她的兄长可以挺过这一遭。她低头看向他,他身上缠着很多绷带,药膏的颜色已经漫出染上绷带,血水沾染上了周围的床单,身上裸露在外无法医治的伤痕触目惊心因着毒素的作用开始发黑。她无法停止担心也无法停止期望,虽然她明确的知道在现在的情境下这种期许有多困难。她能感觉到他的情况在快速恶化。他的呼吸微弱却艰难,仿佛下一秒便会彻底停止消失,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角冒出聚集成地滑过他的脸颊。他的睫毛颤动着眼球在眼皮下快速的转动,他在做梦。
Alec眨眨眼睛适应光线,最终他睁开眼睛,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绿色。他此时才意识到他正穿着普通的T恤和长裤赤着脚站在草坪上。他抬起头环顾四周,他看到无云的天空呈现出通透的浅蓝色,身后的树林茂密而深远树木这枝桠连成一片树叶交织连成一片阴翳。他现在有些糊涂了,他记得自己方才还在Clary家的走廊里正面对着一个大恶魔,比起那里一片断壁残垣的败景还有伴着恶臭的黑乎乎恶魔,他不确定现在自己身处哪里。他向前走去向着离森林相反的地方走去,草地踩在脚下软软的带着些凉意他能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片青草与泥土混合的芳香之中。他顺着河流踩过湿润的土壤,他将脚探入水中,水很浅他几乎能碰触到河底的鹅卵石,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完全放松。他很奇怪自己在这陌生的环境里为何无法像往常一般保持警惕,他感觉他属于这里,就像这是他本身的一部分。
Magnus赶到时他看到Isabelle正俯在Alec的病床边握着Alec的手,完全不像那位他在排队上初见的精致姑娘,她的妆已经完全花了脸上还附着这未来得及洗去的泥印和干涸的血迹,衣服上浸出新鲜的血迹---她也未来得及处理自己的伤口,她的心全扑在了他的兄长身上。Isabelle听到木质地板吱嘎的声响随之有着鞋跟与之敲击的脚步声,她的眼睛亮了起来仿佛点燃了什么希望的火种。“Hodge....”她转身的同时脱口而出却在目光撞上来人的时候陷入了一种惊讶的状态“Magnus?Magnus Bane?”她小声惊呼出这个名字,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打扮光鲜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布鲁克林的高级巫师。但她很快缓过神又将目光担忧地投向他的兄长她还未再次开口说些求助或是请求的话巫师的行动就打消了她的这个念头。Magnus只是冲她点了下头然后便快步绕到病床的另一边开始检查Alec的情况。蓝色的光芒从他指尖闪现继而缠绕到病榻上人的周身,像一团云雾将其包裹在内。Magnus的指尖快速的移动着,他灵活的操纵着蓝色的光芒持续渗进Alec的伤口抑制着毒素的扩散。他稳住手上的动作将目光投向一边的Isabelle,他开口的同时陡然提高了声调“我需要一些药材...”
Alec继续着他没有目的地的漫游,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发生变化。他感觉到一种强有力的压迫感。他听到一阵悉悉索索向他靠近的声音,他猛的转身发现那片树林离他如此之近而它还在持续着向他蔓延伸展藤蔓和根系。他用力蹬地开始奔跑,他不时回头看着身后那片绿色的阴影。天空仿佛被那绿色抢夺了王位成为主宰,他感受到那种压迫感从头顶和身边一起包裹而来渐渐收拢将他囊括其中。他拌上了藤蔓摔倒在地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阴影。他下意识的呼唤出声,呼唤他的parabatai。
Isabelle端着银色的托盘站在一边,她能看出Alec这时已经看起来好了很多。她脸上的紧张感得到了很好的缓解,她不再将五官纠结做一团。她将空托盘夹在胳膊下面但当她看向Magnus时她的表情又恢复到了担忧的状态。巫师双脚开立稳住重心双手费力的挥舞着仿佛在与什么进行着激烈的搏斗,几经交锋已经疲惫不堪。巫师眼上闪亮的眼影因着汗水开始滑落形成一道闪亮的印痕。他此刻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不是派对中的闪光点也不是圆滑处世的巫师,他认真并且竭尽全力,就像他正在夺回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Alec重新站起身,他目之所及都是一片黑暗,他跌跌撞撞的走着。他被藤蔓数次绊倒又扶着什么他看不明确的东西站起来,他希望自己口袋里有巫光或是能找到一个火把。他从未如此渴望能有人给他指引一个方向,他的眼角波光流动间仿佛看到了一个此时他最渴望的金色身影。他快速转身试图抓住却只碰触到一片虚空,但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在那方向最遥远的黑暗深处,他看到一丝金色的光芒,周围泛着蓝色的光芒,哪像一团蓝色的火焰在燃烧着这片阴影向他靠近。他向那边走去,他踏过的阴影在他身后瓦解,他走进了那团光芒。他终于看确切了,那金色的光芒是一双眼睛。
Magnus将处理好草药制成的膏剂敷上Alec的伤口,那些伤口已经不再泛黑甚至有着快愈合的态势。Magnus完成这一切后便坐在床脚静静地看着病榻上的人,他委婉的拒绝了Isabelle提出让他休息片刻的邀请。他注视着眼前的人,他蓝色的眸子此刻敛在了眼睑之下,收敛了最耀目的光彩,这让他可以更好的观察这少年。黑色的短发乱糟糟软踏踏的顶在头顶,他抬手挥了挥帮他除掉脸上和身上的的泥污血迹露出他白皙的皮肤。他意识到这位少年已经悄悄的溜进了他的心里,而他自己是无法自拔的那个。
Alec奋力的抓住那金色的光,他的眼皮带动睫毛颤抖他在抓住那光的一刻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熟悉的景象,他在学院。他的目光不知为何胶着在床的一脚好像那里应该存在些什么一般此刻却空空如也。他弯曲手臂用手肘撑着床面试图坐起身来却因此扯动了伤口倒吸一口冷气。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环顾四周,他没有看到Jace,Isabelle甚至是Clary.他的神经绷紧陷入了紧张,他掀开被角挣扎着要下地,他的心一刻不离他的战友伙伴,如果可以他想奔向他或者说他们。
Isabelle听到了响动匆忙跑进房间正好看到他挣扎起身的哥哥,她几乎想扔下手里东西向他扑过去却在靠近时停顿了一下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Magnus的踪迹。她俯身将她哥哥按回床铺用得是最轻的力道生怕再伤到他分毫,她插着腰看向他一脸佯装的严肃。却在两人对视时瓦解笑出了声,他们拥抱在一起。Alec轻轻拍着他妹妹的后背,感觉到那金色光芒仿佛只是一个虚幻又不切实际的梦。他安抚了他激动的妹妹顿了顿他重新开口
“Jace去哪了?”

*走出无限梦境的唯一办法就是抓住事实和真正的渴望。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