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吃胡萝卜的猫

【AOS Sphura】自由与星辰

spock背着手独自伫立在飞船中的某处,他对这这艘飞船足够熟悉。不仅仅是为职务所限的职责,他的严密逻辑不允许他有任何疏忽、遗漏。现在不是他的值班时间,他没有选择立刻回到舱室进入冥想的状态,他在等人。
飞船正在平稳的航行,他所处的位置是一条岔路的尽头,那里在安全性较高位置的范畴中却离船员平常的活动区较远,因此少有船员经过,也不会有人打搅他。透过透明的材质望向窗外船体这一侧的景象便可一览无遗。他知道他们已经渐渐退出曲加速的状态,星辰从快速在眼前一闪而接连成拉长的银色线条变为此刻更为清晰的状态映入他的眼睛,他甚至可以看到远处隐约被黑暗衬出的奇艺光彩。他略微放松回想早些时候的情形。他们的任务本是运输疫苗但途径未知的领域也肩负着探索的重任。他乘着一只太空梭与轮机长、首席医官和其余几位船员的临时探索之旅并不顺利,他们之中有人因此丧命,其余人也处于与危险交壤的边缘。而最终他们剩下的人得以全部获救得益于他们优秀的通讯官---Uhura上尉。她冒险强行控制了另一只太空梭将他们从残破的机体中带回企业号,也因此他才能在此安然无恙。
Nyota Uhura,一个独特的个体,出色的女性,天赋极高的学生与语言翻译者。对他而言更是极为独特的存在。Spock不知道当他意识到前来救援的是Uhura时他的内心更多的是什么情感。他担心却也喜悦,但是他一向隐藏的十分出色。因为他是瓦肯人---瓦肯人最诚实,因为他们从不说谎;瓦肯人充满谎言,因为他们从不完全坦露。当他舍弃瓦肯科学院的供职来到星际舰队之初,他从未想过他将接触到如此之多表面看来偏离逻辑---无法用完全的理性具体表述的东西。从人性到感情,他有了一位人类爱人。曾有人调侃过那是他血液中人类的一半在作怪,他每每都以他的血统整体无法分割来回应。但他无法否认,他已经承认这种非逻辑的存在。

“Spock?”

他等待的人最终出现,而她独特的声线则是最先让他识别出她身份的有力证据。他的T'hy'la,最为优秀的通讯官在结束班次整理好手头工作之后站到了他身边。Spock侧身看向来人时才终于改换了姿势,他放下背在身后的手臂自然下垂到身侧。犹豫了片刻,他主动伸出一只手,手指与她的手指相触。Uhura有些惊讶于他的主动,却很快的做出了回应,他们的中指与食指相抵,而她其余的指尖轻柔地的擦蹭过人的指节滑向指根后缓慢的收回。他们保持着静默,只是注视着彼此。在他们眼里,对方都是唯一与独特的存在,是永远无法消去的心头印痕。Spock想起他曾在书中看到过的句子:每个人都是难解的迷题,可把人类聚合就有了定律。例如你无法预测一个人的做法,但是比例保持不变,你可以预测一个普通人的做法。这是符合逻辑的,他也一向如此认定。直到这个姑娘的出现,他无法预测她如此优秀因为那一部分来源于她超人的天赋,他更无法预测到最终的发展,因为Nyota Uhura从不是个标准意义上的普通人。
而对于Uhura,Spock是她的导师,她从几乎第一眼就认定这是她的第一次真正动心。她是主动的一方却也是被动的一方。她爱上的是个瓦肯人,他们不像是童话中的尖耳精灵,有些时候有些木讷甚至有些混蛋这让她处于被动,但这也注定她要成为主动更多的那位。

“Spock,也许我们可以用一种更人类的方式。”

Uhura的脸微微泛起红晕,她半踮起脚尖手臂环过他的脖颈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耳尖。当她柔软的唇真正与spock的相触,他耳尖的绿意开始蔓延着攀上脸颊。他的手抚上人纤细的腰而后环过微微拉向自身双手交叠在其身后,承受着她大部分的重量。宇宙中的光彩仍透过透明的材质打在他们身上成了一片模糊的彩色叠影。
那一刻Spock想起来了,他拥抱着的正是他的追求与向往,他拥抱着自由的星辰。
他记得她名字的意义,Nyota代表着星辰,而Uhura则代表着自由。她注定是不平凡的。

Uhura comes from the Swahili word uhuru, meaning "freedom". Nyota means "star" in Swahili.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