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吃胡萝卜的猫

【Destiel无差】万圣节之前

Dean将自己甩到床上,试图将自己沉入床铺与柔软的被 褥融为一体。这是在经历几晚汽车旅馆沾满污渍的床单与奔波劳累后的补偿,虽然以前都是这样过来的,但在他有了自己固定的房间之后就要另当别论了---他要与亲爱的被子好好亲热,当然,最好还要洗个热水澡。他抬起手瞥了眼表上的时间就双手交叠枕在了脑后。时间还早,他并不着急,尽管他得为夜晚将至的狂欢准备。但是他除了准备好自己去一展Dean式魅力,还有什么别的要做?
其实,这次案子让他稍微不快的并非旅馆的部分,他可不是一个非认床不可否则就睡不着的人。至于重点则是他几乎没有时间进入一间案子所在地的当地酒馆去勾搭一两个美女,更别说一块热乎乎的派,或者还有些别的什么。但是这些现在都不打紧,因为他还有万圣节前夜这个机会,他会好好把握。他一贯用这些活动用这些填满自己生活的空隙。
他不打算带上Sam,尽管他不得不承认的弟弟已经脱了一半书呆子气甚至还有些吸引人的小小魅力,但这是他的主场“表演”。Come on,这可是他的狂欢夜,仅仅属于Dean Winchester,没什么人能阻挡他!
他保持着他的仰躺姿势,将目光投向对面的墙壁。实际上他并非真的注视墙面,他只是需要一个点来放置目光。他的脑海里翻腾着,最近发生的一切和更早之前发生的一切。从一场火灾到现在他所处的地堡,从天堂到地狱再到人间,这些的碎片在他的眼前快速闪过,不断的拼凑排列将他拉入记忆的海洋。或清晰或模糊的景象慢慢的浓缩起来,看起来就像料理的最后的收汁环节,他不知道这样形容是否准确因为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最终变化停止一切平复,这回他看真切了。那是一双蓝色的眸子,清明透彻,他却好像能在更深的地方捕捉到一些特别的色彩。他知道那是谁,那是一位天使,可能那是少数符合他印象里别人对于天使幻想的存在了。或者,他可以这样来评价,一个和他站在一起可以并称一对儿傻子,一起奋斗着共过患难的家伙,一个最近没有出现过的家伙。或者从另一方面说,他是最具人性的存在,虽然对于一些其他地方还在懵懂阶段,就像个披着风衣的巨婴,但谁能反对孩子是看世界看得最透彻的?更别说他还同时是个经历了漫长到无法形容岁月洗礼的战士。
或者还有点“别的什么”,一种被埋藏在心底的怪异感觉初见雏形,这难得的让Dean这位情场老手感到了困惑。他爱这个天使吗?当然,他会说“我们是家人我当然爱他”,他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探索,也更加确信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他很确信那是他之前去从未注意到或者当做玩笑压抑下去的新领域,他对那位天使的感觉与对弟弟的感觉不用,尽管他们都是“家人”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最高的目标和前进的动力与意义。那不是出于一种义务或者习惯...就是一种单纯却不同的爱。

“I LOVE HIM.I LOVE CAS”

他最终得到的答案无意识的从嘴角溜走化作了轻声感叹。这种念头令他暗自一惊,思绪纠缠乱成一团。他慌了。
他掀开被子坐起身儿晃了晃脑袋,他明白如果这一切真像他所想也不一定会有好的结局。他可以触碰到天使,但却无法明白那双眸子后面耀眼光芒的想法。他想也许一切该暂时保持原状,哦!他想起来他的万圣节计划和热闹的酒吧。他试图假装一切还是原状,试图走上他自己的“正轨”。他坐在床沿踩上鞋子放轻声音,避开他弟弟的房间溜出了地堡又小心地关好大门。紧接着他就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开着他的宝贝车没入了夜色,伴随着音响放出的摇滚音乐奔向了一片吵闹。
他的屋门吱嘎响着打开了一条缝隙,一个人影若隐若现。那人影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只是那么站在那里,双手紧贴着他的风衣。过了半晌他嘴唇开合,用着独特的深沉嗓音说了些什么便再次毫无来由的消失无踪-就像刚刚房间的主人在时那样。

早些时候Castiel来到了地堡。他试图找到两位兄弟而此刻这里却空无一人。他推开了Dean的屋门探身往里面看去,试图检查他们是否只是在某个房间商议着些什么。身后突然传来的金属摩擦声和接踵而来的脚步声让他下意识的陷入警戒隐藏了自己。而后,他就一直那么站在那儿思考如何解释他擅自进入了Dean的房间。直到他听到了那句话:

“ILOVE HIM.I LOVE CASS。”

他无法形容那种迸发出来的感受,他对于感情的一知半解限制了他完全描述其的能力。他感到一种混乱,其间却夹杂着一层淡淡的喜悦。

最后,他做出来了回应,只是在更晚一些的时候。只是语句的尾音消散在了空气中。

“I LOVE YOU TOO.”

评论(6)

热度(35)